花瑾瑾瑾

es 刀乱杂食( '▿ ' )是个凛p

【泉岚】鸣君,鸣♪

写在文前

因为自己是个感情理解力很差的人,就…那个…ooc……

希望觉得严重ooc的人对这篇文章一笑带过。

有意见欢迎指出,谢谢(◍ ´꒳` ◍)

♞ 是一个超级常见的梗吧…?
♞ 叙事能力差,文笔小学生
♞ 没有排版_(:з」∠)_
♞ 隐隐知道有bug但不知道怎么改…就,硬写
♞ [鸣]就是直接读作naru的(◔◡◔)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的话,请继续看下去吧´・ᴗ・`

———————————————————

梦之咲偶像科高三生濑名泉,在一个普通的放学后的傍晚,在自家门口的台阶上捡到了一只猫咪。

那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呢,残存的余晖把天空染成暖暖的颜色。那只猫咪就趴在濑名泉家门口的台阶上睡的香甜。濑名泉就站在离它几步的距离。其实濑名泉在最近上学的路上时常见到它,要么它自己窝在墙边的阳光里睡着,或者就静静的趴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濑名泉最后伸手把它抱进了家门。

在做完完整的清洁和投喂之后,濑名泉照例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书本,落地灯的光芒打在书页上,作为家里新住户的猫咪就窝在他身边安静的呆着。

不算意外的,它特别乖巧。

是不是该给它起个名字才好,濑名泉一边摸着猫咪柔软的毛一边想到。要不叫它小花之类的吧,这不是大家平常会叫的猫咪的名字吗?不过这个奶金的颜色真像鸣君啊,要不然就叫它[鸣]好了,说起来鸣君的头发摸上去也是这种软软的感觉来着吧,他家的猫就叫猫咪啊起名字太随意了……

决定好名字又不自觉的想了一大堆的濑名泉突然回过神来,神经和组织也开始慢慢才有反应似的,他感觉耳根有点发烫。

又在想鸣君了。

濑名泉喜欢同属组合knights的后辈队友鸣上岚。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尚且没几个人察觉。

但确实,因为这份感情,看起来本应该洒脱的濑名泉多了不少细碎的思绪。比如说鸣上岚在组合里的顺位与自己常常在一起,所以两个人练习接触的时间更多一些让他莫名的高兴;比如说鸣上岚常常一边喊着自己“泉ちゃん”然后扑过来这样十分亲密的动作也让他有些烦恼,特别是鸣上岚笑盈盈的紫色眼瞳和开心的表情都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虽然鸣上岚对组合里的其他队员也十分亲近,但是对他有些特别的地方,比如是舞台上和他的对视还有默契之类的。不得不说,濑名泉心里有些窃喜,又有些不安和焦躁。

那个家伙应该真的只是把自己当做值得信任的伙伴吧。

接触越多,时间越久,濑名泉就越确定自己恋爱了。单方面的,暗恋着鸣上岚。

抬头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应该睡觉的时间,把[鸣]抱到刚刚铺好的简易的小窝里,濑名泉准备回到自己床上,却发现[鸣]正慢慢的跟着自己。

“万一翻身的时候压到你我可不管啊。”这么说着,还是贴心的为它盖上被子。

饶是濑名泉这种看起来对什么都游刃有余的人,本质也只是个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一宵长梦。第二天在镜子前不出意料的发现眼下淡淡的青色。但这抹青色很快便被埋藏在粉底液里了。

转眼已经四月,濑名泉在晚上悠闲的时间里坐在沙发上抚摸着[鸣],一边自顾自的把话讲给安静的猫咪听。

“今天背着我多吃了一份炸鸡块,热量这么高长胖了变得圆滚滚我可不管他了啊。”

“他换了个香水,还挺好闻的。只不过瓶身有点太少女气了吧。”

“前几天受的伤刚见好今天就见到我扑上来,超——烦人。”

“最近他说[喜欢]的频率是不是上升了?来找我的次数也增加了,对暗恋着他的人真是毫无防备啊——”

……

某一天晚上自说自话的濑名泉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习惯。太不妙了,这种暗恋的感觉把人烧的晕晕乎乎,理智全都被撕扯的一丝不剩。回过神来的时候,思绪中已经全是对方的影子。

毕业的这个月初,下了一场持续数天的大雨。濑名泉不喜欢炎热,也不见得喜欢雨天,潮湿的空气和低沉的天空就足以令人烦躁,更别提在路上再怎么小心也会微微沾湿的裤脚和提包的手腕了。

“泉ちゃん,你有在听人家讲话吗?”

回过神来的濑名泉就看见了被人夹到嘴边来的炸鸡块,鸣上岚一手撑着左边的脸一边示意濑名泉吃掉它。

这是最近一直答应鸣君一起吃午饭后经常出现的场景了。

“热量这么高我才不要吃啊。”右手像往常一样轻轻挡开鸣上岚的手,就看见他顺势把筷子里的食物一口吃掉了。

“最近泉ちゃん走神的时候是不是有点多了,有烦恼的话可以讲给人家听呦♪啊,该不会是快毕业了所以太舍不得人家了吧?”

“怎么可能,别擅自这么觉得啊。”

下意识的反驳了,能说出来的话也不用这么在意了。

家里显得有些阴沉,濑名泉打开了暖色的灯。[鸣]在身旁眼巴巴的看着濑名泉,软软的尾巴在地板上轻轻的扫来扫去,发出些许细微的的声音。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喂养,[鸣]已经从瘦瘦弱弱的样子变得精神奕奕的了。虽然还是很安静,但动作也渐渐大胆了起来。

“……超——烦人的啊。”在把[鸣]抱上自己肩头,收获了一个爱的亲亲舔舔之后,濑名泉如是道。

时间如旧向前,喜欢的心情有增无减。

濑名泉在心里无数次的暗道自己真是个胆小鬼。不过是一个鸣君而已…让人讨厌的臭小鬼罢了。

毕业祭如期而至,闪闪发光的偶像在走下舞台之后也如同普通的高中生一样,有人抱在一起,也有些人悄悄跑上天台。

knights的大家早在之前便约定等到末子毕业再一起组成组合。这一年来knights变化了许多,真的有了家人的气氛,算是好事一桩。

“今天还不准备说吗,错过了就没机会了哦,小~濑♪”朔间凛月在结束舞台之后就早早的趴在桌子上,闭上了红色的眼睛。但在濑名泉坐下时却突然开口。

“…睡着了就不要说话啊睡间。”

话是这么说,濑名泉辗转了几个夜晚决定在毕业祭结束后向鸣上岚表白。那几个睡不着的夜晚,发烫的耳根,不时出现在脑袋里鸣上岚的声音和心脏砰砰的跳动的声音震的濑名泉心烦意乱。真真实实的让濑名泉确定自己陷在鸣上岚这里没救了,不是一时冲动,不是仅仅因为那个人好看的脸庞。脑袋里的声音在告诉他,你喜欢他呀,不是喜欢到在梦中都与他携手吗?

自从结束之后,就一直没见到鸣上岚的身影。不过直觉告诉濑名泉他在摄影棚。

穿过走廊向摄影棚径直走去,绚烂的花火映在玻璃上,暗下去的瞬间又马上蹦出几簇新的,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

走过无数次的走廊,推开过无数次的大门,一切如旧。只不过这是个夜晚,一个与往常不太一样的夜晚。

濑名泉看见了藏在暗处的人影,坐在平时他会坐的地方,抬着头安静的看着烟花。他走过去坐在鸣上岚身边,对方也并不惊讶。

谁也没开口。

这算是什么奇怪的默契吗?在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时濑名泉这样想着。

“鸣君,那个,咳…”

告白时会语无伦次口齿不清是许多人的通病呢。

鸣上岚回过头来看着他,濑名泉看不出他眼睛里的情绪。紫色的眼睛里面映着的是自己,随着光芒时清晰时隐约。

“我是说…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什么都没法思考了,说出这句话大脑瞬间变得空白一片,只能听见烟花炸开和消落的声音。

鸣上岚愣住了似的停滞了几秒钟,接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睁大,抬起手,慢慢伸向自己右边的脸颊。

“嘶…”轻微的痛呼也扯回了濑名泉的注意,他凑近去看,对方保养得当的脸上微微红了一小块。刚要开口便被扑上来的人打断。

“泉ちゃん在跟人家表白吗?人家当然会答应了!”不如说是期待已久了,久到有点想要放弃,却突然得偿所愿。

感觉到脖颈处有些湿润,濑名泉才后知后觉的撑起有些发僵的双手回抱住鸣上岚。比想象中顺利多了,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真的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

在临近尾声的烟花中,濑名泉在鸣上岚的额头印下了一个轻轻的吻。出门的时候还不忘记把校服的那颗特别的纽扣放到鸣上岚手里。

一切顺利,万事了结。在这个告白成功的夜晚,虽然濑名泉依旧彻夜失眠,抱着[鸣]躺在床上一直到天色开始变亮。

交往了之后鸣上岚来到濑名泉家的次数逐渐上升,当然包括留宿。再等到鸣上岚毕业之后,两个人和两只猫就顺理成章的开始了同居生活。

说起来鸣上岚第一次见到[鸣]的时候,就迅速的和它打成一团,好奇的问了一堆它多大啦泉ちゃん时候收养的这孩子之类的问题,只是忘记问名字,濑名泉也自然的忘记了。

所以当夜幕降临,濑名泉习惯性的对正朝着自己小窝走去的[鸣]说道“晚上不要乱滚啊,[鸣]”的时候,一人一猫就这样齐齐的看着他,气氛骤然变得微妙。

“泉ちゃん是在叫这孩子[鸣]吗?”

不好,鸣君的眼睛在闪闪发亮啊……等等表情也变了啊!

“就是说泉ちゃん是从很久之前就最喜欢人家了吧?”

果然…

“泉ちゃん——”

“不要再问了啊,超——烦人。”

♞ THE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 ◍)

我到底写了啥……描写拖沓转折又生硬……写不出泉岚美好的万分之一真的对不起_(:з」∠)_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