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瑾瑾瑾

es 刀乱杂食( '▿ ' )是个凛p

【泉岚】一只小狐狸①

本来想一次写完的但是最近脑子不太好_(:з」∠)_一次写完感觉很生硬而且很敷衍,所以就分次写啦。

写在文前

o…ooc…史无前例的ooc_(:з」∠)_

希望觉得严重ooc的人对这篇文章一笑带过。

有意见欢迎指出,谢谢(◍ ´꒳` ◍)

♞ 爱抖露泉×狐妖岚
♞ 没有逻辑的,日常
♞ 有转世梗,介意慎入
♞ 栗子是真吸血鬼的设定
♞ 叙事能力差,文笔小学生_(:з」∠)_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的话,请继续看下去吧´・ᴗ・`

———————————————————
本文出现了的传说相关解释( '▿ ' )
◆ 野狐→【百怪図巻】中将狐狸分为野狐和善狐,一般来说野狐是作恶的狐狸的总称。

◆ 金色狐狸→本文中只是和姐姐发色相联系的,传说中金色的狐狸是太阳的象徵。

◆ 叶子→传说里狐狸与狸猫都可以在头顶放置叶子以此改变自己的形态。

◆ 玉藻前→平安时代化身为绝世美女接近鸟羽上皇的狐狸,吸取上皇的精气想取而代之。

普通的周五,普通的早上,濑名泉像往常一样普通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见惯了的天花板,而是其他的什么毛茸茸的东西。

任谁一大早刚睁眼就看到不明生物都不是能那么淡定的。濑名泉感觉到冷汗唰的一下就从后背冒出来,他腾地从床上坐起,顺便把被子扯开一截,那个不明生物就被被子带着翻到床边。他估计也没清醒,都翻到床边了才慌张的伸出爪子扒拉了两下,但最后还是没抓住掉下了床。

接着就传来了有点可怜兮兮的小动物的叫声。

“………”刚刚自己没看错,那是只狐狸吧?这不是市区吗?平常周边连野猫都不常见啊,我昨晚没关窗吗?他怎么进来的?这是什么漫画开头吗?

懵逼的濑名泉还是走过去掀开垂下床沿的床单,疑似是狐狸的生物用前爪在眼前胡乱的挥了挥,然后定定的看着他。

濑名泉蹲下身来,伸出手拿起挂在狐狸脖颈上像是项圈又像是装饰的铭牌,“鸣上岚…?”小狐狸点点头。

长的还是挺好看的。

“小~濑,因为长的很好看就把他抱来了,不怕是只野狐吗?”吸血鬼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侧过头去看了看濑名泉,血红的眼睛微微眯起的打量着趴在濑名泉腿上的生物。

“所以说不是因为这个!他是突然出现在我的卧室里的啊,睡间你知道什么吗,关于这种事情?”濑名泉拿着手机,荧荧发光的屏幕上显示的是有关狐狸传说的网页。

“嗯……”朔间凛月慢慢的爬下沙发,蹲在金色的狐狸面前,“和小濑住在一起可是要被唠叨的哦…”

“我没说要养他吧?”

“说不定像玉藻前一样,是可以变成大美女的狐狸哦。好痛——!”

濑名泉收回手,摸了摸狐狸的脊背,“怎么看他也不像是吧,虽然我叫他名字他会点头。”

“放心放心,金色的狐狸一般都不是野狐的,”朔间凛月又躺回沙发上,抱着自己的大团子向里翻滚了一下,“只是一只和小濑特别有缘分的狐…狸…zzz…”

“别睡啊!”

虽说没什么问题可以养着,但新添了住户还是很不习惯的。所以尚不凉爽的初秋,在宠物商店的门口,出现一个戴墨镜口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男性真的很可疑。

一个一个看过去,怀里的小狐狸在一个超级梦幻风的小窝前挥了挥爪子。

“……什么我确认错了你的性别吗?”

最后还是在水汪汪的大眼睛的注视下,买下了这个和自家装潢风格完全不一致的少女心爆棚的小窝。

鸣上岚在之后的相处中确实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举动,只不过有点太通人性了。说的话能听懂,凶他的时候还委屈巴巴之类的先不论。鸣上岚经常喜欢盯着自己,还会很自觉的扒拉出自己的写真杂志,看完了就合上然后窝在上面睡着。

这不对吧??

鸣上岚住进濑名泉的公寓已经一个月,一个月之中濑名泉出现的种种变化大家都有目共睹。

濑名泉抱起鸣上岚,默默的开口,“你是不是真的可以变成人啊?”在空中扫来扫去的尾巴停止了一瞬。像是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

“噗…小~濑,你是在验证传说吗?”看见友人把一片叶子稳稳的放在鸣上岚头顶的朔间凛月嘴角抽动了几下,没有忍住笑声。

“不许笑啊,毕竟梦到过他变……”濑名泉的声音戛然而止。

“?变?”朔间凛月回头。

“没什么。”像是这样的傻事也发生过。

濑名泉其实早早开始在意,自己也不是很在意有没有伴侣的人,普通收养动物的话怎么也不可能梦见他变成人吧?所以说因为狐狸和别的不一样吗?

只不过这种在意在第二天早上就停止了,因为演变成了更令人在意的情况。

普通的周末,普通的早上,濑名泉像往常一样普通的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见惯了的天花板,而是什么毛茸茸的东西。

这个展开似曾相识。

只不过身边躺着的不是小狐狸,而是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同龄的少年。奶金色的头发和光洁的肌肤,由于衣服的原因,胸口和大腿都露在外面。刚刚濑名泉睁眼见到的就是一扫一扫的尾巴,九个。

濑名泉当机了一会,回过神来还是决定叫醒他。他刚伸出的手还在半空中,鸣上岚就翻了翻身,睁开了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发觉了什么一样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尾巴,然后捂住脸嘭的变回了狐狸的样子。

“不变回来我就不养你了,鸣君。”

他听见濑名泉隔着被子的说话声。鸣上岚十分在意那个上翘的尾音,原地犹豫了一会还是又变了回来,只不过这次他神思清明所以没有出现尾巴,衣服也整整齐齐。

“鸣君?”

“是人家哦。”

在一顿胡扯之后,濑名泉虽然仍有疑议但勉强接受了鸣上岚瞎掰的设定。

“话说你是男性吧,为什么一眼挑中了这个啊?”濑名泉指着家里闪闪发亮的小窝。

“虽然显现的样子有分别,但我们本来就是跨越性别的嘛。”鸣上岚抱着濑名泉的被子不愿意出来。

也是,所有传闻都没有明确的说是男是女,不过是根据对象而变化罢了。

“诶——我从来没有说过他是普通的狐狸吧?”面对濑名泉一进门就抛出的问题朔间凛月只是翻了个身,把手垂下沙发晃了晃,“啊,小鸣也来啦。”

“…你们很熟?”

“嗯嗯,认识不久,小濑的住址还是我告诉小鸣的♪”

??!

濑名泉还没整理好语言就被一旁的鸣上岚打断了思绪。

“讨厌啦小凛月,不是说先不要告诉泉ちゃん的吗!”

“有什么关系,反正小鸣早晚会告诉小濑的吧。”

“那今天早上人家好不容易编的理由不就白想了吗!”

说完这些的鸣上岚后知后觉的看向濑名泉,他倚着椅背往后缩了缩。这么笑着的泉ちゃん果然很可怕。

“鸣君♪”

鸣上岚叹了一口气,“好吧人家告诉你,虽然听起来更像是编的,不过真的是真的哦。”

♞ TBC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 ◍)

又有栗子是因为,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我是个栗厨……( ´▽` )

虽然都毛茸茸但这次不是猫咪了!!是小狐狸( '▿ ' )本来想写叫声的,但是狐,狐狸怎么叫……_(:з」∠)_

【泉岚】日常

作者泉×大学生岚
↑虽然是这种设定但其实表现出来的部分不多……

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对不起_(:з」∠)_

作者本人没有很好的理解角色的能力所以嗯…ooc

希望觉得严重ooc的人对这篇文章一笑带过。

有意见欢迎指出,谢谢(◍ ´꒳` ◍)

♞ 就,又是一个普通常见的脑洞
♞ 两人已交往且同居设定
♞ 栗子猫化,朔间兄弟出没,介意慎
♞ 叙事能力差,文笔小学生
♞ 依旧没有排版_(:з」∠)_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的话,请继续看下去吧´・ᴗ・`

———————————————————

敲击键盘的声音很轻,只是隐隐约约的从闭着的屋门里传出一两下声响。

鸣上岚觉得困意的魔鬼今天已经拜访他很多次了,看了看时间还是决定关上手机。他已经窝在沙发上好一会了,还是初秋的季节,饶是家里暖和,刚才拿着手机的右手也还是有些发凉。

他去冰箱里拿出了一盒牛奶准备煮,在等待锅温度上升的空隙里,伸出右手放到面前握了两下,想缓解一下刚刚一直拿着手机造成的僵硬。

这种肌肉和骨头都变迟钝了的感觉有点讨厌啊。鸣上岚想道。

小心的把奶锅里沸腾过又稳定下来的液体倒进杯子里,拿着它轻轻的推开了书房的门。

屋里的灯光有些暗,坐着的人听见声音停下了打字的动作,把椅子稍微拉出来一点,又想起什么抬头瞥了一眼时间。

“人家真的很困了,所以今天就不等泉ちゃん要先去睡了哦。”鸣上岚说着把牛奶塞进濑名泉手里,“要在凉掉之前喝完。”

“鸣君不用等我还是先去睡比较好吧,看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明天说不定会有黑眼圈哦。”濑名泉的视线透过玻璃看见黑沉沉的天空,连星星都很少了,只有弯月用并不十分耀眼的光芒顽固的照亮着黑夜。

“……”鸣上岚没说话,只是把脑袋往前凑了凑。

濑名泉了然的伸出右手摸了摸他的发顶。

鸣上岚满意的抬头,笑眯眯的看着濑名泉。靠近他的嘴唇亲了一口之后迅速的走到门边打开门,留下一句“那人家去睡啦,泉ちゃん晚安♪”就侧身出去关上了门。

留下坐着的濑名泉一个人愣了几秒钟,忍不住对着门笑了一下才又开始手头的工作。

其实两个人认识的过程很普通,鸣上岚是个兼职模特的大学生,普通的某一天他拿着食物准备去老地方喂自己一直在喂的小猫咪。还差几步走到,就看到那只黑色的猫咪蹭向了一个银色头发的人,还任由他摸来摸去。

背着人家和别的男人混的很熟嘛……

濑名泉抬头看见了在旁边站着一脸思索的鸣上岚。

“…请问您是他的主人吗?”受不了气氛变得僵硬开口的是鸣上岚。

“不是,偶尔会来喂他,你也是?”

“是哦,人家会经常来看他的,但明明脖子上有名牌,却不知道为什么不回家喜欢睡在外面呢。”旁边的男人在鸣上岚用到自称的时候稍稍抬头,鸣上岚看清他的脸默默想还真是一张好看的脸。

总之相识就是这样普通又偶然,两个人仅仅因为这个原因,相见的机会多了起来。大概是鸣上岚天生带着吸引濑名泉的气场,看起来有些冷漠的濑名泉不仅和他交换了名字,在之后还一起去喝了咖啡,变成了友人。

当一个晴朗的下午鸣上岚抱着几本书坐在长椅上濑名泉的旁边时,后者伸手指了指最上面一本封面简洁大方的书问他,“你喜欢他的书?”

鸣上岚偏了偏头看了一眼封面,“他的书人家都有读过哦,但人家不是那种狂热粉丝,所以,算是吧。”他又摸了摸趴在大腿上的猫咪,“泉ちゃん也有看他的书吗?”

濑名泉嘴角的弧度难得的有点高深莫测,“算是吧。”

在濑名泉告诉鸣上岚自己的名字后不久,突然有一天就被用[泉ちゃん]这样的昵称称呼了,虽然表示拒绝但是无效就索性随他去了。

濑名泉在和主办方商定了相关事项后不久,果不其然接到了鸣上岚打来的电话。
“呐呐泉ちゃん,下个星期那个作者居然要来这边开签售会哦,泉ちゃん要去吗?”

“诶——有工作啊…那人家就自己去啦,会带新书回来给泉ちゃん的♪”

濑名泉听着电话对面的声音对自己说,去签售会真的是工作吧,这不算是骗人吧。

所以签售会当天,等到鸣上岚站在桌前看见对面坐着的人的样子的时候,心情无比复杂。对面的人居然还在笑,就算长得好看也不行!

签售会结束之前鸣上岚在四周逛了逛,买了一些精致的小东西和两件衬衫,等在门口。濑名泉在结束后也默契的走出来找他。

“讨厌啦泉ちゃん为什么不告诉人家啊,那天你说不能来人家还认真的失落了一会呢。”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厅的角落里,鸣上岚一边说着还一边拿出一本书来,“答应你的,会给你带的人家喜欢的作家的书。”

在道歉之后,在晚饭之后,在生日惊喜之后,在圣诞节互送礼物之后,在一个相约去游乐园的傍晚,两个人甜蜜又坦然的表白心意。在摩天轮里,在暖橙色夕阳与紫粉色的云霞做的背景里亲吻。

至于某一天,确定关系的两人像平常一样相约准备去看一下猫咪,却看见一个黑色头发的人抱起正趴着睡着的猫咪,亲昵的叫着“凛月~”的同时被猫爪按到脸上还差点被咬一口。

趁着那个人捂脸的时候,猫咪,凛月挣脱开他一下子扑到鸣上岚怀里。反应过来三个人都略微尴尬的看着对方,只有凛月窝着安心的睡着这种事情就是后话了。

濑名泉敲下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与其说夜更深了,倒不如说黎明的光芒都快要准备打碎屏障喷涌而出了。

他合上电脑轻轻的回到卧室,鸣上岚抱着抱枕安静的早已睡着,慢慢的躺上床,却还是因为床垫太软瞬间陷下去一小块。濑名泉回头看见鸣上岚眉头皱了皱没有醒来的迹象,于是继续往下躺。

当濑名泉的头终于躺在枕头上时,旁边的人动了动,闭着眼睛把抱枕撇到一边,两个胳膊凑过来把濑名泉抱的死死的。

“……”濑名泉每晚不知道,反正几乎每早都是这样被缠着醒来的。

再规律的生物钟也叫不起疲劳过度的身体,等到濑名泉再睁眼看表已经是十一点了,他洗漱好之后看见鸣上岚正在把午饭摆上餐桌。对方也刚好抬头看到他。

“阿啦泉ちゃん你醒啦,正好想等下叫你,那快点来吃饭吧。”鸣上岚打开冰箱准备拿橙汁,濑名泉从背后凑过来亲亲他的侧脸。

“早饭就没有吃,所以泉ちゃん快去坐好啦。”这么说着的鸣上岚指着空着的椅子。

虽然做了有点浪漫的事但被强迫马上去吃饭的濑名泉,默默的坐回了椅子。

“我开动了。”
“我开动啦。”

今天也是普通的幸福的一天。

♞ THE END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 ◍)

为什么又有猫呢,可能是我不甘心自己没有猫吧……

【泉岚】鸣君,鸣♪

写在文前

因为自己是个感情理解力很差的人,就…那个…ooc……

希望觉得严重ooc的人对这篇文章一笑带过。

有意见欢迎指出,谢谢(◍ ´꒳` ◍)

♞ 是一个超级常见的梗吧…?
♞ 叙事能力差,文笔小学生
♞ 没有排版_(:з」∠)_
♞ 隐隐知道有bug但不知道怎么改…就,硬写
♞ [鸣]就是直接读作naru的(◔◡◔)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的话,请继续看下去吧´・ᴗ・`

———————————————————

梦之咲偶像科高三生濑名泉,在一个普通的放学后的傍晚,在自家门口的台阶上捡到了一只猫咪。

那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呢,残存的余晖把天空染成暖暖的颜色。那只猫咪就趴在濑名泉家门口的台阶上睡的香甜。濑名泉就站在离它几步的距离。其实濑名泉在最近上学的路上时常见到它,要么它自己窝在墙边的阳光里睡着,或者就静静的趴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濑名泉最后伸手把它抱进了家门。

在做完完整的清洁和投喂之后,濑名泉照例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书本,落地灯的光芒打在书页上,作为家里新住户的猫咪就窝在他身边安静的呆着。

不算意外的,它特别乖巧。

是不是该给它起个名字才好,濑名泉一边摸着猫咪柔软的毛一边想到。要不叫它小花之类的吧,这不是大家平常会叫的猫咪的名字吗?不过这个奶金的颜色真像鸣君啊,要不然就叫它[鸣]好了,说起来鸣君的头发摸上去也是这种软软的感觉来着吧,他家的猫就叫猫咪啊起名字太随意了……

决定好名字又不自觉的想了一大堆的濑名泉突然回过神来,神经和组织也开始慢慢才有反应似的,他感觉耳根有点发烫。

又在想鸣君了。

濑名泉喜欢同属组合knights的后辈队友鸣上岚。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尚且没几个人察觉。

但确实,因为这份感情,看起来本应该洒脱的濑名泉多了不少细碎的思绪。比如说鸣上岚在组合里的顺位与自己常常在一起,所以两个人练习接触的时间更多一些让他莫名的高兴;比如说鸣上岚常常一边喊着自己“泉ちゃん”然后扑过来这样十分亲密的动作也让他有些烦恼,特别是鸣上岚笑盈盈的紫色眼瞳和开心的表情都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虽然鸣上岚对组合里的其他队员也十分亲近,但是对他有些特别的地方,比如是舞台上和他的对视还有默契之类的。不得不说,濑名泉心里有些窃喜,又有些不安和焦躁。

那个家伙应该真的只是把自己当做值得信任的伙伴吧。

接触越多,时间越久,濑名泉就越确定自己恋爱了。单方面的,暗恋着鸣上岚。

抬头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应该睡觉的时间,把[鸣]抱到刚刚铺好的简易的小窝里,濑名泉准备回到自己床上,却发现[鸣]正慢慢的跟着自己。

“万一翻身的时候压到你我可不管啊。”这么说着,还是贴心的为它盖上被子。

饶是濑名泉这种看起来对什么都游刃有余的人,本质也只是个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一宵长梦。第二天在镜子前不出意料的发现眼下淡淡的青色。但这抹青色很快便被埋藏在粉底液里了。

转眼已经四月,濑名泉在晚上悠闲的时间里坐在沙发上抚摸着[鸣],一边自顾自的把话讲给安静的猫咪听。

“今天背着我多吃了一份炸鸡块,热量这么高长胖了变得圆滚滚我可不管他了啊。”

“他换了个香水,还挺好闻的。只不过瓶身有点太少女气了吧。”

“前几天受的伤刚见好今天就见到我扑上来,超——烦人。”

“最近他说[喜欢]的频率是不是上升了?来找我的次数也增加了,对暗恋着他的人真是毫无防备啊——”

……

某一天晚上自说自话的濑名泉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习惯。太不妙了,这种暗恋的感觉把人烧的晕晕乎乎,理智全都被撕扯的一丝不剩。回过神来的时候,思绪中已经全是对方的影子。

毕业的这个月初,下了一场持续数天的大雨。濑名泉不喜欢炎热,也不见得喜欢雨天,潮湿的空气和低沉的天空就足以令人烦躁,更别提在路上再怎么小心也会微微沾湿的裤脚和提包的手腕了。

“泉ちゃん,你有在听人家讲话吗?”

回过神来的濑名泉就看见了被人夹到嘴边来的炸鸡块,鸣上岚一手撑着左边的脸一边示意濑名泉吃掉它。

这是最近一直答应鸣君一起吃午饭后经常出现的场景了。

“热量这么高我才不要吃啊。”右手像往常一样轻轻挡开鸣上岚的手,就看见他顺势把筷子里的食物一口吃掉了。

“最近泉ちゃん走神的时候是不是有点多了,有烦恼的话可以讲给人家听呦♪啊,该不会是快毕业了所以太舍不得人家了吧?”

“怎么可能,别擅自这么觉得啊。”

下意识的反驳了,能说出来的话也不用这么在意了。

家里显得有些阴沉,濑名泉打开了暖色的灯。[鸣]在身旁眼巴巴的看着濑名泉,软软的尾巴在地板上轻轻的扫来扫去,发出些许细微的的声音。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喂养,[鸣]已经从瘦瘦弱弱的样子变得精神奕奕的了。虽然还是很安静,但动作也渐渐大胆了起来。

“……超——烦人的啊。”在把[鸣]抱上自己肩头,收获了一个爱的亲亲舔舔之后,濑名泉如是道。

时间如旧向前,喜欢的心情有增无减。

濑名泉在心里无数次的暗道自己真是个胆小鬼。不过是一个鸣君而已…让人讨厌的臭小鬼罢了。

毕业祭如期而至,闪闪发光的偶像在走下舞台之后也如同普通的高中生一样,有人抱在一起,也有些人悄悄跑上天台。

knights的大家早在之前便约定等到末子毕业再一起组成组合。这一年来knights变化了许多,真的有了家人的气氛,算是好事一桩。

“今天还不准备说吗,错过了就没机会了哦,小~濑♪”朔间凛月在结束舞台之后就早早的趴在桌子上,闭上了红色的眼睛。但在濑名泉坐下时却突然开口。

“…睡着了就不要说话啊睡间。”

话是这么说,濑名泉辗转了几个夜晚决定在毕业祭结束后向鸣上岚表白。那几个睡不着的夜晚,发烫的耳根,不时出现在脑袋里鸣上岚的声音和心脏砰砰的跳动的声音震的濑名泉心烦意乱。真真实实的让濑名泉确定自己陷在鸣上岚这里没救了,不是一时冲动,不是仅仅因为那个人好看的脸庞。脑袋里的声音在告诉他,你喜欢他呀,不是喜欢到在梦中都与他携手吗?

自从结束之后,就一直没见到鸣上岚的身影。不过直觉告诉濑名泉他在摄影棚。

穿过走廊向摄影棚径直走去,绚烂的花火映在玻璃上,暗下去的瞬间又马上蹦出几簇新的,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

走过无数次的走廊,推开过无数次的大门,一切如旧。只不过这是个夜晚,一个与往常不太一样的夜晚。

濑名泉看见了藏在暗处的人影,坐在平时他会坐的地方,抬着头安静的看着烟花。他走过去坐在鸣上岚身边,对方也并不惊讶。

谁也没开口。

这算是什么奇怪的默契吗?在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时濑名泉这样想着。

“鸣君,那个,咳…”

告白时会语无伦次口齿不清是许多人的通病呢。

鸣上岚回过头来看着他,濑名泉看不出他眼睛里的情绪。紫色的眼睛里面映着的是自己,随着光芒时清晰时隐约。

“我是说…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什么都没法思考了,说出这句话大脑瞬间变得空白一片,只能听见烟花炸开和消落的声音。

鸣上岚愣住了似的停滞了几秒钟,接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睁大,抬起手,慢慢伸向自己右边的脸颊。

“嘶…”轻微的痛呼也扯回了濑名泉的注意,他凑近去看,对方保养得当的脸上微微红了一小块。刚要开口便被扑上来的人打断。

“泉ちゃん在跟人家表白吗?人家当然会答应了!”不如说是期待已久了,久到有点想要放弃,却突然得偿所愿。

感觉到脖颈处有些湿润,濑名泉才后知后觉的撑起有些发僵的双手回抱住鸣上岚。比想象中顺利多了,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真的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

在临近尾声的烟花中,濑名泉在鸣上岚的额头印下了一个轻轻的吻。出门的时候还不忘记把校服的那颗特别的纽扣放到鸣上岚手里。

一切顺利,万事了结。在这个告白成功的夜晚,虽然濑名泉依旧彻夜失眠,抱着[鸣]躺在床上一直到天色开始变亮。

交往了之后鸣上岚来到濑名泉家的次数逐渐上升,当然包括留宿。再等到鸣上岚毕业之后,两个人和两只猫就顺理成章的开始了同居生活。

说起来鸣上岚第一次见到[鸣]的时候,就迅速的和它打成一团,好奇的问了一堆它多大啦泉ちゃん时候收养的这孩子之类的问题,只是忘记问名字,濑名泉也自然的忘记了。

所以当夜幕降临,濑名泉习惯性的对正朝着自己小窝走去的[鸣]说道“晚上不要乱滚啊,[鸣]”的时候,一人一猫就这样齐齐的看着他,气氛骤然变得微妙。

“泉ちゃん是在叫这孩子[鸣]吗?”

不好,鸣君的眼睛在闪闪发亮啊……等等表情也变了啊!

“就是说泉ちゃん是从很久之前就最喜欢人家了吧?”

果然…

“泉ちゃん——”

“不要再问了啊,超——烦人。”

♞ THE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 ◍)

我到底写了啥……描写拖沓转折又生硬……写不出泉岚美好的万分之一真的对不起_(:з」∠)_